社会责任
法学教育
义务普法
爱心行动
法律援助
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责任 > 正文 今天是:

家族企业传承的比较法视角
作者:??来源:??发布时间:2015-04-21 09:31:29??浏览次数:1090


(本文摘自家族企业传承与法律风险管理高峰论坛的演讲)

感谢主办方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跟在座各位互相切磋。刚刚有很多的先进提到法治。为什么在这个时刻除了法治之外也非常强调我们中国传统的儒学。因为有几个事件让我们有深深的感触。我个人从2000年,代表当事人跟当时的总统(陈水扁)打官司,从2000年打到07、08年,我们原来是被告,我的当事人是立法委员,后来在电视上、媒体上常常被爆料。其实他一开始是被告,他说陈先生,这个财产不断增加就被告了,被告诽谤。我当时有一些压力的。我觉得我要和总统打官司能打赢吗?后来硬着头皮去打,我们原来是被告,后来陈先生反而成了被告了。后来法院也认为财产不断增加是有罪的。

我深深的感受到,陈先生是学法律的,他是我台湾大学高我四届的学长。他学的法律不可不谓精明。当时台湾的法律非常难考的,一年就考上6个律师,当时他考上了,他在大三的时候就考上了,他学法律学的是非常精明的。当时我们有三个案例,有三个法官庭长因为收受贿赂被抓了。这些人都是我台湾的学长。因此我觉得仅仅是法治还不太够,回到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,我们认为他里面还有很多的精华,也许这两者可以融为一体。到了2008年,世界发生金融危机,社会就开始在探讨公司治理,不只是说法律治理,还包括所谓的诚信、诚信经营、CEO经营者的道德观念,这种道德方面我们儒家也有很深的渊源。基于这些原因我从05年开始,重新回到大学时学的儒家传统。看是不是可以从中吸取一些精华给我们一些启示。

我今天从七个方面给大家介绍。第一是介绍我的一些案例。第二,我们现在社会公司很多,这种社会我称之为三元社会,以前传统社会是皇帝和他代表的官吏以及所治理的广大农民,这是二元社会。第三是家族企业传承和法律与儒学的考量。第四是介绍台湾的法治与实务。第五介绍法、德、日的法制情况。第六是大陆的一些启示。最后是总结。

首先说一下案例。这三个案例不是我办的,但是我认为这也是家族企业很具代表性的例子。今天我们是讲家族企业,各位不要以为家族企业小,王永庆是台湾的代表,他是台湾的经营之神,他活到九十几岁,在08年去世,也出现了一个家族企业传承的法律法规的问题。另外我们也看到媒体上有一个很好的典范,就是李锦记,李锦记是1888年设立的。曾经在第二第三代出现过法律纠纷。第三代痛定思痛,就成立了一个家族会议每一季开会三四天,家族之间互相沟通,他是一个很好的成功典范。另外我们也看到了澳门赌王何先生的例子。家族企业绝对不小,要治理好,才可以变大。

王永庆的案例在台湾,我必须熟悉。我们从报纸上看到,王先生去世的时候,他的资产在国外有80亿美金,在台湾大概有20亿美金。他是一个成功的典范,不只是企业经营是典范,他在家的治理上,预估到他可能将要走到尽头的时候,他也做了一些安排,虽然说做了一些小小的瑕疵,但是我认为基本上还是一个成功的典范,值得我们去学习,不仅是学习他敬业的精神,也要学习他后期的安排。他有一个七人小组,有点像我们的中共中央的常委。他在去世之前就已经安排了七人小组,当中有三个独立经理人,有四个自己的子辈,当然他的家族很大,他可以把这些没有治理的很乱,我觉得他的能力也是很高的。当然他的儿子也有不同意见,他的长子就特别有意见,在美国和台湾都提起诉讼。我看到报纸,后来也进行了和解。

目前我在手里还在处理的案例,是台湾第一个医学博士杜聪明案,那还是1920年代的事,他就得到了医学博士,在台湾医学是很赚钱的行业,他累计了很多资产,他的股票和不动产都很多,他拥有庞大的不动产。台湾的不动产一般有两个产权,一个是土地的产权,一个是房屋的产权。他在台湾最精华的商业区有几层楼都是他的。他怕子孙太分散,他也做了一个设计。把土地登记一部分子孙,房子登记另外一部分的子孙,当然其中有一些制衡,不能轻易的卖掉。他还把它分散做这样一个分配。但是后来还是免不了打官司。他有5个儿子。儿女之间竟然发生互告,我也参与了诉讼,我希望他们最后可以和解。

第二个案例,台湾的广播大王,在他祖父时代就在台湾经营广播电台,他有这样的经验,台湾的1990年代又更大的开放了,他们集三代之力,民营电台又更加开放了,他们又有这样的经验,他们开设了更多的电台,变声了全省各地都有电台的联播网。但是姐弟之间意见不一样,最后变得姐弟打官司。这里就涉及到很多信托法的问题,信托法的合约没有写好,事后姐姐的立场是说,我们的母公司投入了1000多万,但是在股权的记录上没有到1000多万,只登记了一两百万,其他的信托到哪里了?股权就被人给分散到弟弟和其他人的那边去。他为了这个事情,现在打了大概七八件官司,还在进行当中。

第三个案例,台湾以科学园区闻名,有一个家族自己投资了一个科学园,资产大概有几亿。父亲老苏是1945年生的,儿子小苏1968年生,老苏今年67岁、苏今年44岁。父亲也是提早为了家族事业的传承,在1990年代就把公司资产分散给不同子女。他50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做这样的分散,但是里面没有调理好,后来发生矛盾,发现小苏有挪用公款的情形。2005年就做了一个决议,把这些资产公司股权又回归为原来的名字,做了一个协议。问题是那个协议我认为没有做完整。因为提到分治、分产就要讲清楚。2005年他们做的协议没有说清楚。后来又爆发了二次战争。到了2011年的时候又爆发战争。2012年我接了这个案子,所以2005年没有处理好的不是我处理的。现在一共打了18件官司。在台北地方法院7件,高等法院3件,最高法院1件。台湾诉讼是三审制的,这个估计要打50多件官司。我是代表父亲的,我觉得儿子告父亲跟中国的伦理完全是相悖的。我认为儒家理论最大的精神有两个,一个是“仁”,第二个就是“孝”。当然随着时代的改变有一些东西要调整。比如说三纲五常就不适合现在的民主社会,可能就要调整。但是无论如何,社会怎么变,我认为仁、孝、朋友是非常重要的,学而时习之是快乐,有朋自远方来也是快乐。儒、孝和同仁是儒家很好的东西。

这个案例18件,目前已经胜了6件了,都是父亲赢。因此父亲的朋友就叹息说,这个爸爸还这么努力的工作,等于是儿子的一个长工。因为根据继承法,最后这些都是儿子的,为什么那么急呢?为什么不能等几年,让父亲创造更多的资产,把它继承下来不就好了?根据大陆法系,这个诉讼法院是受理的。这是完全西方式的法律,这样对吗?我们传统儒家的孝,里面有很多的案例,当然不用那么极端。但是这种案例一方面表示法制的强盛,另一方面这样的法治不讲孝这样对吗?台湾的刑法当中有规定,直系亲属不能自诉,但是在公诉上没有做这样的限制。值得我们做思考。当然作为一个律师接一个案子就是18个案子,从收入上可能应该很高兴,但是我并不快乐。我希望是不是可以和解,虽然说和解我就没有收入了,但是我也是很快乐的。

还有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案例,蒋介石先生1949年到台湾,当时替他开飞机过去的是一个将军。他退役之后也办了企业,叫亚洲化学,亚洲化学发展到后来,变成了亚洲最大的胶带公司,他一年的营业额可以做到20几亿人民币,也是经营了四五十年的企业。这个企业后来兄妹也不是很和,前几年被并购了。这是家族没有团结合作的案例。

讲到这些案例,我觉得从法治和儒学的角度提出一些我的看法供大家分享。接下来我要讲家族企业、三元社会和仁。三元社会不是大陆独有的。意大利93%是家族企业,150大企业当中45%是家族企业,德国90%是家族企业,世界500强有40%是家族企业,香港2/3上市公司是家族企业。台湾也是如此。所以家族企业的兴衰关系着人民的幸福。以前中国的历史有有一个循环,一个朝代都是两三百万由兴到衰,都是这样一个循环。有一个基本问题就是传统的中国是一个农业社会,他的结构就是皇帝和经过科举选出的官吏统治万民,这些万民一般都是小农经济,能够有饭吃,能够有小康,基本上就很满足了。把没有多余的资产累计,因此,他有关财产权的法律够没有发展起来。所以中国的传统法律是以刑法为主,而民法比较弱。但是现在不同了,以前的证券是靠农业税的,用这些财政维护国家的运转。现在不一样了,当代的周围,我从媒体上看到了,基本上已经免除了农业税,不仅没有农业税了,还给农民补贴,国家要运行,他的钱从哪里来,基本上都是从公司、企业赚的钱来的。所以我认为现在的社会是一个三元社会,中间有企业,企业当中80%-90%都是家族企业。所以家族企业提供了很多民众就业的机会,企业也提供税金给政府。在三元社会当中根本改变了以前传统中国的二元社会。因此为了建立这样一个三元社会,如何用民法和商法去规范是非常重要的。这也是仁的表现,儒家思想讲的最多的就是仁。像Company这个词就是从com?panis,意思是分享面包来的。(论语·子路)当中说富之、教之。这个典故是说,我看到人民很多就要给他发财的机会,不发财要出问题,既然要发财,就要教他儒家的一些利益规范。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富之的阶段,接下来就是要教之,就是教家族企业传承治理。所以大成办这个活动非常有意思,大家探讨如何维持家族企业。包括吕祖谦和朱熹在近思録当中也谈到生意:寓物生生意最可亲。朱子语类当中也提到仁者以财发身。我们台湾对陈光标先生印象很深,陈光标的模式是救济金。更重要的是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,更多的政府税收,这才是积极的。

接下来我介绍一下家族企业的传承、法律和儒学的关系。童先生从宪法角度提到了宪法和保障。几个大陆法系的国家,在财产权保护上也经过一段艰辛的路。法国大革命是非常残酷的,政权被打倒好几次,最后拿坡仑出现了,拿坡仑在1904年制订了民法,他是大陆法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经典。今天台湾所实施的民法主要是从德国传过来的,我的博士生导师早年就是去德国留学,把德国重要的学说引入台湾。台湾的民法比较像舶来品。后来台湾民法本土化了,现在台湾民法在地方法院,一年就处理1.5万件民事诉讼,所以民法的功用非常大。台湾学习的德国,在欧洲来讲还算是比较晚进的,他到1896年才颁布,拿坡仑时代,德国还不统一,所以统一很重要。日本1898年制订民法。台湾的民法是1930年代在大陆制订的,大陆是大1986年制订了民法通则。一国在该国实施民法百年之后,经济、民主、法治就会建立。现在传媒非常发达,中国的速度会比这个快。我认为以后不管怎么样,维持良好的民法和商法维持家族企业是维持这个社会的根本。

除此之外,公司法也非常重要,公司法在十五、十六世纪出现,中国按照现在的民法已经稳固的建立起来。家族传承还涉及到继承法。我觉得要融入一些儒家的东西,比如说各国都有基本上问题,家族企业继承如果说均等继承会越来越分散,这也要融合长子或者是贤者居之的传统。还要重视遗产税的问题。台湾的情况来看,在宪法上有财产权的问题。大陆法系的德国、法国、日本,有一子继承法可以进行参考,这些制度可能要融合和发展。

接下来我们介绍一下日本,虽然说日本有一些不智之举,本来没事的,为什么非要去惹一下钓鱼岛,这也是亚洲国家要谨慎的,不要去扩大冲突,如果说扩大冲突对东亚繁荣是不利的。不管钓鱼岛是怎么样的,但是有一点是很重要的,日本有很多家族企业是历史很悠久的,200年以上的企业全球有5586家,日本占有3146家,德国837家,荷兰200多家。这些很值得我们参考。日本为什么能够维持这么多的家族企业,他们有几个制度,一个是家族协议制,也就是家法,不只是道德的,还有经济层面的。还有就是单子集成制。当血缘有缺失的时候,有一个婿养子的制度,甚至还有招赘。

对中国的启示方面。我觉得民法、公司法不完善,要去休而不是废。德国无论政权政治怎么动,德国的民法1896年以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变革,这就维持了持续性的发展。所以民法、公司法只修不废。遗产税率要低。三调和传统儒学宗法和现代法治。家族企业永续,他是成仁之三元社会的根基。这些法律还要活用,这就是律师的运用,大成律师事务所在全球有30多个事务所,更可以做全球的服务。

最后?,我要引用我们中国传统的儒家的经典《易经》,易经有两个意思,一个是简易化,一个是变异。8-12卦是比、小蓄、履、泰和否。比卦是要和家族好好过日子,要做到爱和亲爱。小蓄是累计财产,为什么要小蓄呢,我们说郭台铭的财产很令人羡慕,但是和天下相比还是小蓄。财产有了小蓄之后,就要履,履就是现在讲的法律,包括儒家和现代法治的融合。有了履之后,你在泰也就是高兴,在否也就是不高兴的时候都很好。老子道德经说,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。

?
下一篇:信托财产归属的法律界定

联系电话:0531-68659995 传真:0531-68659996
邮箱: 286384631@qq.com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顺河街66号银座晶都国际一号楼807/808
版权所有:bet36最新体育投注_bet36体育投注备用_bet36体育备用网  鲁ICP备15035330号